冰楓論壇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註冊
搜索
查看: 228|回覆: 0

[長篇小說] 《守望黎明號》作者:黑袍雷斯林(繁_TXT)

[複製鏈接]

60

主題

0

好友

1017

積分

金牌會員

Rank: 6Rank: 6

UID
247139
帖子
158
主題
60
精華
0
積分
1017
楓幣
1483
威望
1007
存款
0
贊助金額
0
推廣
0
GP
1030
閱讀權限
70
性別
保密
在線時間
209 小時
註冊時間
2018-9-8
最後登入
2024-6-23

2021中秋節紀念勳章 2022中秋節紀念勳章 2024年紀念勳章 太陽勳章 神手勳章 積分勳章 論壇粉絲 2024端午節紀念勳章

發表於 2024-6-11 18:45:05 |顯示全部樓層
內容簡介
  主角陸遠,大陸的陸,遠方的遠。
  這是他依托主神的世界,穿越各個不同的次元,最終拯救瀕臨毀滅的移民飛船「黎明號」的故事。
  奇幻瑰麗的博德之門,戰艦爭霸的加勒比海,超日常的幻想鄉,超展開的學園默示錄,不一樣的生化危機和倚天,當然,還有"戰爭,永遠戰爭"的鐵血聯盟……
  越來越多的人加入了陸遠的隊伍,黎明號正在航向天際的黎明。


前言


第一章 如果這都不是夢
  儀表盤與按鈕。
  彷彿無窮無盡般存在的儀表與按鈕。
  陸遠對著這些儀表盤與按鈕發呆。
  這是他穿越過來的第三個月份了。
  這「或許」是一艘巨大的太空飛船,透過舷窗能看到外面隱約的星空和無盡的黑暗,無論多少時間都是如此。這對於理科生陸遠來說,不難推斷一些事實,比如說——他不靠近任何一個星系或者河系。因為所有可見的恆星亮度都很暗淡,看起來甚至不如地球上晴朗夜晚觀察到的恆星亮度,要知道那要透過大氣層。
  星等是衡量天體光度的計量單位,用肉眼觀測的星等可以稱為目視星等。一般來說,觀測的目標越亮,目視星等的數值越小。滿月時月亮的星等是負12.6,一般最亮的恆星星等是1,肉眼可觀察的最小星等是6。而眼前這片星空,沒有任何星等大於2的恆星存在。
  這飛船異常巨大和……黑暗。
  他身處在一個巨大的大廳裡,除了面前的儀表面板上的指示燈,沒有任何光亮,也沒有任何聲音。在儀表面板前放著十幾張椅子——他從其中一張上面醒來——其他的椅子上也空無一人。
  他曾經向黑暗的大廳另一側走了幾百米的距離,空曠,除了腳步聲什麼都沒有,甚至找不到對面的牆壁。等到看不見身後那隱約的光亮時,他跑回來了。最開始的時候,當他目視眼前的黑暗,陸遠總覺得裡面會忽然撲出惡鬼猛獸,著曾經讓他睡不安寢。可現在,他很希望那黑暗裡有別的東西,哪怕是一隻鬼也好。
  真正折磨人,讓他無法入睡的,是那絕望的寂靜。
  看著面前那巨大的面板,他覺得自己要瘋了。這該死的地方難道不是一艘先進了地球幾百年的宇宙飛船麼?!為毛還在用七十年代化工車間式樣的控制面板啊混蛋!你的量子計算機呢?!你的全息操作面板呢?!至少給我出來一個語音啊!
  這裡有空氣、有重力,他每天除了大吼大叫,還可以吃一種白色的軟膏活命。
  謝天謝地,這上面還有個裝置能夠簡單到,讓地球人看懂的程度——一個軟管伸展到一個像牙膏一樣的透明容器裡,上面有一個按鈕。每按一次,就會在杯子中注入大半杯的「牙膏」,這就是陸遠「一天」的食物。因為沒有測量時間的工具,黑暗和寂靜又會讓時間變得特別漫長,所以時間長度是無法確定的。但陸遠在「一天」的範圍內,那個管子只會流出一次「牙膏」。
  所以每天快到時間的時候,陸遠都會守在軟管邊上,一下一下的按著那個乳白色的按鈕,直到出來食物為止。不是因為飢餓,雖然他確實減肥了十幾公斤,但飢餓感不算強烈。他守在按鈕邊上,只是因為這裡是整艘飛船上唯一會對他的舉動作出「反應」的部分。當你對著房間大喊只能聽見回音,走進黑暗找到的還是黑暗時,一個按鈕的回應也彌足珍貴。
  那面板上有十四盞還亮著的指示燈,有的橙紅、有的昏黃、有的散發白光,這就是陸遠唯一的光源。
  原本有十五盞,陸遠在試著操作一些按鈕之後,滅了一盞,從此他再沒敢碰過那面板。
  他睡著,不知多久。他醒來,依舊不知多久。他大吼大叫,瘋狂的砸著椅子,宛如困頓的野獸。但他還是沒有去碰那些儀表盤上的按鈕,那是他黑暗中僅剩的一點點希望。
  第一個月,他記下了所有按鈕的順序,從吼叫漸漸變得沉默。(實質上並沒有時間,也無法計算出月份的單位,這只是陸遠為了保持人類的行為而自我設定的。)
  第二個月,他把外套拆成細線,繫在椅子上,然後牽著線向黑暗中摸索。他沿著牆壁行走,最終回到了椅子的位置。他確認了這是一個大約400平米的長方形空曠大廳,他在大廳的盡頭找到一扇門,一扇打不開的門。那上面沒有把手,開關或者任何類似的東西,只有一人高、半人寬的上下左右四條縫隙,讓他猜想那就是一扇門。
  他用盡了一切辦法,可無論推、扣、平移,還是腳踢、頭撞、牙咬、身體猛烈撞擊,那門就像牆壁上的四條縫隙一樣,紋絲不動,該死的太空科技!他甚至沒辦法從門縫中伸出一條細線出去。
  第三個月,他又確認了另外一件事。
  這飛船沒有在飛。
  是的,這是一艘停擺在茫茫宇宙間的廢棄飛船。
  沒有引擎聲音,沒有嘈雜的機器運轉聲,還可以認為是房間隔音效果好。
  沒有掠過窗外的隕石、碎片或者塵埃,還可以說宇宙就是該死的空曠。
  可是在他終於回憶起那可憐的太空知識,並且在舷窗上用那「牙膏」,把每一顆高亮一些的恆星都標識之後,一個月以來,他不斷觀察,那位置從未變過。
  相對位置從未發生過改變,飛船也沒有一絲飛行時的震顫,只有死一半的凝固、靜止。
  陸遠開始變得沉默。
  他用白色的「牙膏」,在所有的按鈕上標誌上數字,每次絕望到無法忍耐的時候就按下一個。
  第三「天」,他按下15號按鈕,又一盞燈熄滅了,再次按,沒有亮起來。把所有1至15號的按鈕都按一遍,燈還是沒有亮起來。
  第五天……
  ……
  越來越多的燈熄滅就再也沒亮過,越來越多的黑暗與絕望。
  陸遠已經不記得自己多久沒有說話了,語言的本能開始離他而去,他張開嘴只能發出些無意義的音節。
  ……
  這是最後一盞燈,還有最後一個按鈕。
  這按鈕黃色的,橢圓形,看起來很特別。
  陸遠知道這是自己的錯覺,在那之前,還有很多他認為特別的按鈕。
  「這個方的按鈕很特別,它一定有著特殊的含義……這個紅色的按鈕很特別,也許會打開什麼……」
  他總是這樣的暗示著自己,他總是不斷的去開那扇門。
  可惜,除了逐漸熄滅的燈,什麼也沒有。
  按鈕按下去,燈熄滅了。
  他等了很久,什麼也沒有發生。
  他把所有的按鈕都按了一遍,他把按鈕再次按了一遍,他逆序按了所有按鈕,他跳著按……
  沒有!沒有!什麼都沒有!再沒有任何一盞燈亮了起來。
  伸手不見五指。
  陸遠摸索著,拿起他的刀——那是一塊鋒利的椅子碎片,然後摸著牆壁向那扇門走去。
  不到三百米的距離,他已經往返過無數次,哪怕完全的黑暗,也無法阻擋他。
  他越走越堅定。
  如果,如果那扇門還沒有打開。他希望死在那裡。
  手腕的血液滴答滴答的落在地板上的聲音,讓陸遠覺得愉悅,他伸開雙臂讓兩側的傷口流血流得更加暢快一些。這是不知多久以來,唯一不同的聲音。缺血導致的暈眩開始主宰他的大腦,他努力靠緊牆壁,讓自己不要倒下。儘管知道手腕的傷口不久就會凝結,可他已經沒有勇氣再割傷第三刀了。
  陸遠踉蹌著向門的方向走去,這裡不會有搶救,也不會有輸血,他最終還是能完成自我了結的願望。所以他希望自己是趴在房門上死掉的。如果遙遠的未來,有人打開了那扇門,他期望能撲出去嚇他一跳。這是他最後的願望,他就這麼暈眩著、自我陶醉的微笑著,調整好姿勢做出了一個撲出去的動作,趴在房門上。
  「我會慢慢變成一堆白骨,怎麼才能保證骷髏架子不倒呢?」陸遠雙手撐在門上,任憑血液沿著門縫流下去,自顧自的開始思考這個深奧的問題。完全沒有意識到門忽然的向兩邊開啟,從中間出現一道本不存在的縫隙,然後門像電梯那樣縮到兩側去,失血過多跡近昏迷的陸遠就像他預期的那樣撲了出去。
  在被摔昏前的那一剎那,陸遠好像聽到了一聲尖叫的聲音,於是他心滿意足的沉入黑暗,再不想醒來。
  ……
  如果事情都是以陸遠的想法為標準,那他就不會來到這個地方了。所以,毫無疑問的,他還是不情願的醒了過來。一個更小的房間,他躺在地板上,除了不遠處牆壁上的四條縫隙同樣一無所有。不對,原來那個大的房間,至少還有椅子可以坐、可以摔打,還有按鈕可以練習排列組合。
  他坐起來,看到手腕上包裹著一層白色的物質讓傷口癒合,看起來就是每天吃的「牙膏」。如果說這裡有什麼讓他喜悅的話,那就是光亮。是的,沒有燈,但是無論牆壁、屋頂還是身下的地板,都呈現乳白色半透明的樣子,散發出柔和的光輝,光線並不刺眼卻能照耀的纖毫畢現。在這樣全方位的照耀下,連影子都不會留下。
  適應了一會兒,他想起來昏迷前的那一聲尖叫,試探著大聲地說道:「出來吧!我看到你了!」
  「啊,怎麼可能?」一個中性的聲音驚詫的說了一句,從四面八方傳來。隨即陸遠正對的牆壁愈加透明起來,上面浮現出一個光芒組成的人的形象,身高一米七十五左右,無法分辨出性別。
  「你是誰?」陸遠按下心中的喜悅,故意放鬆身體的盤坐在地板上,隨和的問道。他真的害怕一不小心再把「外星人」嚇跑了。這時候不要說看起來是一個「人」,就是一隻異形,陸遠都會把它養起來,輕易不會弄死。異形和寂寞誰更可怕,陸遠現在可以分的非常清楚。
  「咱……我……吾乃主神。」光人好像很少和人交流一樣,磕磕絆絆的換了好幾個自稱,才完整的說出來一句話。
  「主神?就是一個大光球,安排著輪迴者經歷一個個的恐怖世界,讓輪迴者不斷變強、不斷進化,相互幫助又相互廝殺,只為了活下去的主神?」陸遠怎麼說也是以計算機為職業的人員,平時看看小說什麼的是很正常的娛樂行為,無限流啊什麼的也算是瞭解。他忽然想到別的,問道:「我就是被你召喚來的?那我在原來的世界算什麼?失蹤?為什麼會招我來?說句不好聽的,我雖然覺得自己還不錯,但還有些自知之明。就憑我這十幾年不鍛煉,體重200斤的體質,讓我進主神空間那不就是送死麼!」
  「咱……吾可不是什麼大光球!」光人憤怒的反駁道。
  「吾乃主神,汝乃吾之召喚者。汝前生已死,無需多問,將來自有答案……」
  「那個……主神,打斷一下,我們能不能不要這麼費勁的說話?你的表達方式過於……古色古香,我接受不了。或者我們換通用一點的,讓我這個從猿猴進化來的地球人也能順利交流的說話方式?」
  「唔,好吧。作為咱的第一位召喚者,適當的特權還是允許的。」那光人彷彿輕鬆下來,飛快的答應了陸遠的請求。陸遠彷彿還聽到了大部頭書籍合上的聲音,是錯覺?
  「多謝多謝,還要請主神大人回答一下我剛才的問題。咦?等等,您說第一位召喚者?這麼說……」
  「嗯,吾乃新生主神,亦是汝需終生侍奉的主上。」
  「侍奉什麼的我們等會兒再說,把我關在黑暗的房間裡幾個月的就是你麼?!就算是試煉什麼的也太過分了!洒家就是豁出這條命也想問個清楚!」
  「那,那個,咱只是沒學會怎麼開門而已……」

《守望黎明號》作者:黑袍雷斯林.txt

9.52 MB, 下載次數: 0

複製連結並發給好友,以賺取推廣點數
簡單兩步驟,註冊、分享網址,即可獲得獎勵! 一起推廣文章換商品、賺$$
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文 登入 | 立即註冊

廣告刊登意見回饋關於我們管群招募本站規範DMCA隱私權政策

Copyright © 2011-2024 冰楓論壇, All rights reserved

免責聲明:本網站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,本站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、完整性及立場等,不負任何法律責任。

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,並非本網站之立場,用戶不應信賴內容,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。

小黑屋|手機版|冰楓論壇

GMT+8, 2024-6-24 15:52

回頂部